党群工作
从“学哲学,用哲学”的角度来看“做合格党员”
作者
马荣 来源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
2016-09-02

                                           从“学哲学,用哲学”的角度来看“做合格党员”

                                马克思主义学院第一党支部 马荣

 

各位党员同志,下午好!

最近,我们党开展了“两学一做”活动,这其中的“两学”主要指的是:学习党章,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而“一做”指的是“做合格党员”。两学是一做的前提,也就是说,了解党章的基本内容,遵守党章;理解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把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主要方向,这是做一名合格党员的最基本要求。这里的“做”是指“做合格党员”,合格党员是对党员的最基本要求。当然,作为中国共产党员,党章中有两个鲜明的规定: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中华民族先锋队。也就是说,党员必然要有先锋队意识。作为合格党员,先锋队意识是最基本的意识。这也就是说,“两学”的“学”有更丰富的内容:学习党章,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这是最基本要求,除此之外,我们还应深入到这些学习内容的背后和根基处,了解其基本思维方法、基本世界观,不学习基本思维方法,不学习根本世界观,就会人云亦云,不能树立先锋队意识。而要掌握基本思维方法、基本世界观,就不能不谈到哲学。从“学哲学,用哲学”的角度来看如何做一名合格党员,这是我本次讲课的主要内容。

我主要谈三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要“学哲学,用哲学”?

第二,“学哲学,用哲学”有什么好处?

第三,如何“学哲学,用哲学”?

 

先看第一个问题,作为党员干部,为什么要“学哲学,用哲学”?

在前面,我们谈到共产党员的先锋队意识,并从先锋队意识引入到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理应学习一点哲学这个基本结论。这样的结论是从先锋队的精神中推出来的。当然,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从历史的事实出发,从那些最有代表性的共产党员的思想与理论去看这个问题。

从历史上看,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最早的共产党人中的杰出代表,其青年时期就是在学习哲学中度过的,其博士论文研究的就是古希腊的著名哲学家伊壁鸠鲁的哲学与德谟克利特的哲学之间的差异,据说马克思的希腊文极好,可以完全无障碍的阅读古希腊最著名的哲学著作(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哲学本来就是古希腊来的)。马克思的书房里永远都有那些历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的著作。更不要说,在马克思的时代,黑格尔主义哲学最流行,而马克思和恩格斯是黑格尔最热情的粉丝。尽管我们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后来的思想的发展摆脱了黑格尔的哲学框架,但终其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一生,黑格尔的影响都是根深蒂固的。我们知道,马克思恩格斯中年以后逐渐更多关注经济学,写了《1844年经济学手稿》《资本论》这样伟大的著作,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经济学之所以不同于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那是因为,他们深受德国古典哲学的深刻影响,如果没有德国古典哲学(还可以以此上溯到古希腊哲学,因为德国古典哲学家都非常重视古希腊哲学)的滋润,很难说,马克思恩格斯可以就无产阶级、共产主义说出那么多的话。恩格斯晚年写作自然辩证法,其实就是要用哲学把当时的科学精神统一起来。

我们都知道,毛泽东同志说过这样一句话: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可以说,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最直接的来源是俄国,是列宁式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人最直接的学习对象是苏联共产党人。那么,作为苏联共产党创造者的列宁是如何看待哲学的呢?大家知道,列宁是学法律出身的,在大学里学习的法律,大学没毕业就走上革命工作。但奇怪的是,青年时代的列宁有非常高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正是这种理论修养再加上他革命的热情和毅力给予周围的同志强烈的印象,奠定了他作为革命领袖的最初基础。原来,列宁有非常广博的知识修养,他不仅精通法律,而且广泛阅读历史、政治,对哲学更是有深厚的修养。《哲学笔记》是列宁在1895年到1916年写的关于哲学的笔记,打开笔记,我们可以看到列宁对哲学著作的广泛阅读,他对哲学有许多独到的见解,这的确使我们惊讶:一个从事繁忙革命工作的革命领袖怎么对哲学会有那么多的阅读和思考?这种对哲学的阅读和思考和他的革命生涯革命事业是不是存在某种内在的联系呢?

事实证明,这种联系是存在的。现在有部分同志认为,哲学太理论了,不实用,与革命、建设工作无关,甚至认为,哲学是玩嘴皮子的,我们需要实干。这种理解非常片面,也是注定走不长远的。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有着特殊的经历,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是经过长期的斗争,而且是艰苦的武装斗争,最后才取得革命的胜利,成为执政党;成为执政党之后,又面临着把一穷二白的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这些都需要有坚定的毅力,有实干精神,甚至可以说要讲求实用精神。中国共产党人所树立的英雄形象大多数都是具有实干精神,有艰苦奋斗精神、不怕牺牲的人。这些形象确实与传统中国那种博学鸿儒的形象有很大差别。但这并不意味着党员同志就可以不学习哲学,党员同志不应该有博学鸿儒的形象。不同的时期,党员同志需要承担不同的使命任务,在今天强调理论自信、文化自信的背景下,博学鸿儒的现象很重要。我们知道,在文革时期,知识分子(尤其是与哲学社会科学有关的知识分子)一度被看做是臭老九,知识越多就越反动的口号曾经一度很兴盛,而到了改革开放时期,为了在经济上迅速赶上那些走在前面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一度很重视经济发展,科学发展,但却很少有人会想到这和哲学有什么关系。八十年代,曾经流行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相反,对哲学,对文史哲,大多数人都比较轻视,很少人会想到,西方科学中的数理化其背后都是从哲学来的。这些思想对我们今天还有一定的影响。可是,历史的事实情况如何呢?

我们只要稍微看一看像毛泽东、邓小平以及习近平总书记这样的中国共产党中的优秀人物,就可以知道,他们都很重视哲学,很认真学习哲学的。毛泽东年轻时候广泛阅读各样的著作,尽管我们不能说毛泽东深受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或是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黑格尔等人的影响,但是,我们知道,他熟读传统的经史子集,那些中国哲人如孔子、王阳明、曾国藩等人对青年毛泽东影响重大。另外,像当时的西方哲学家如罗素、杜威等人对青年毛泽东也有很大影响。在走上了革命武装道路之后,列宁的哲学著作曾经使得毛泽东爱不释手,我们都知道,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夕毛泽东写的两篇重要哲学著作《实践论》和《矛盾论》是当代中国哲学的经典之作。建国以后,在很多场合,毛泽东都提倡党员同志多学一点哲学,多学一点逻辑学,这样对开展实际工作有很大好处。

邓小平,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更多关注的是国家经济发展,强调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确实,他的思维中更多的体现了实干的精神,邓小平曾经一度主张不争论,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我们却不能由此就把邓小平看做是忽视哲学忽视理论的人。当然不能这么看。邓小平也是在传统中国哲人的思想的浸润之下长大的,他的传统文化的思维对他的革命生涯有重大的影响。七十年代末,他提出小康社会,九十年代,他提出中国外交要韬光养晦,这些概念都是从中国文化中来的,一个没有深厚传统文化修养的人很难能这样信手拈来而又如此恰当。说邓小平对传统中国哲学经典《易经》很有研究绝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今天很强调要学习这些伟大人物的思想,但却很少问一问他们的这些思想是怎么来的呢?虽然不能说,这些思想是从哲学来的,但完全可以说,这些思想的提出是以哲学的研究作为基础的。忽视这一点,确实是不应该的。很容易使我们的思想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如果真是这样,思想就会出现危机,什么理论自信、文化自信也就不可能树立起来。今天,有一些共产党员之所以信念不再坚定或者说大搞理论的形式主义,不能不说是和对理论的来龙去脉不了解对哲学没有深入学习有某种内在联系。

我们都知道,习近平总书记是非常重视理论学习的。他年青时期熟读王阳明的著作,熟读马恩列毛的著作,为今天的治国理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最近,他发表了一篇关于哲学社会科学的讲话,充分肯定了哲学社会科学在一个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并且指出,党员要学习哲学社会科学,要善于从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一个作为有强烈的先锋队意识的党,要想引领时代的发展,不能不站在时代知识的顶峰——哲学——来看问题、做事情。

可以说,一个共产党员,在日常工作学习中,他必须得具有一个哲学家的基本素养。科学家得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所研究的东西具有强烈的专业性。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说的科学精神当然不是指要做一个科学家式的人,其实它指的哲学精神。当然,这里的哲学家与古希腊人(最早创造哲学这门学科的民族)对哲学的理解还是有区别的,比如说,亚里士多德认为哲学家首先要有闲暇,哲学家思考的最高问题是存在之为存在。这与我们作为共产党员所理解的哲学还是有区别,我们的哲学是学用并列,知行合一的,这更有点像中国传统哲学重视实践的精神。

今天我们特别喜欢说科学,在什么事情的前面冠上科学二字就仿佛变得神圣不可侵犯了,这实际上也是一种片面的看法。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一部分被称作是科学社会主义,但这里的科学绝不能是近代物理学、化学、数学意义上的科学,理解成这样的科学马克思主义会面临很大的麻烦(比如,像英国科学史家波普《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对流俗的所谓历史唯物主义就是很大的挑战)。我们知道,科学所研究的对象具有明显性,可重复性,但历史、社会中的人和事都是独一无二的,历史的规律怎么能同物质世界中的那样的普遍规律等同起来呢?历史、社会中的规律,它的呈现与自然科学研究的那种规律肯定有差异的。但这种差异通常会被忽视,这样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历史上的教条主义、形式主义就是这样产生的。我们今天确实需要呼唤哲学去反思这个问题,必须要突出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性。共产党员要理解一点甚至深入钻研一点哲学确实是一个比较紧迫的任务。

 

其次,我们来看,“学哲学,用哲学”有什么好处?

毛主席说,事情有大道理,有小道理,一切小道理都归大道理管着(毛泽东选集,第二卷,348页)。哲学确实是讲大道理的,但这个大道理不是没有用的。相反,学习哲学,深刻把握一些大道理,对于我们开展日常工作,避免错误,树立信念有很大的好处。好处当然很多,这里我列举几条。

第一,学习哲学能够帮助我们避免教条主义。教条主义的产生源于我们固执于理论而不知变化。抛开理论而盲目适应变化肯定是行不通的,唯一的办法是深刻理解理论,能够做到随机应变。任何理论都是有一定前提的,不能了解这种前提,就不能深刻把握这种理解,而了解理论前提的最好办法就是哲学反思。在这个意义上,一切学科其追根究底都是对哲学的追问。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能明白理论产生的前提,知道理论的相对性,就能根据不同的情况应用理论。这样教条主义也就不会产生。

第二,学习哲学能够帮助我们从整体上把握世界,其极致就是上下贯通,古今贯通。现代社会分工越来越细,科学技术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趋势,但这个发展趋势绝不意味着对这个世界不需要再有一个整体的看法,绝不意味着所有的科学知识已经穷尽了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了,这个看法非常片面。不管科学技术、经济社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世界仍然有其悠远博大的一面,古今中外上下四方,值得我们用整个生命去探索其整体性的意义。我们今天说,在今天中国的社会生活中,党统领一切。党要统领一切,首先就要广泛了解万事万物。一个局限于偏狭的专业领域中的人是无法统领一切的。另外,只有有了这种整体感,我们才能树立一种文明自觉(对上下古今的自觉意识),树立理论自信、道路自信,自觉追求中国梦的实现。

第三,学习哲学可以帮助党员干部抵御各种外部诱惑,坚定理想信念。毛泽东在建国前夕曾经说过:我们的某些同志,能够抵御敌人的真刀真枪,但却抵御不了敌人糖衣炮弹的攻击。为什么?面对真刀真枪,我们需要的是勇气,不需要多少智慧去辨别刀枪的真假长短,血气方刚之人,虽鲁莽,但也可以显现一定的勇气;但面对糖衣炮弹,就需要有更多的智慧去辨别,而智慧的根源就是哲学。自古就有言,打天下靠武力,守天下就要靠文教了。文教之源就是哲学。哲学不兴,风俗便会败坏。古人讲究修身之道,这是真正的哲学精神,对我们每一位党员干部来说都是极富启发性的。前一段时间讲三严三实,推而究之,就是一种哲学精神。

 

最后,我们来看一看如何“学哲学,用哲学”?

“学哲学,用哲学”首先要树立一个正确的态度,这个态度分两个方面看。一个方面是,不能把哲学简单化、公式化。我们大多数人都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原理,但通常出现的现象却是,大部分人都把哲学简单化、公式化了,只记得一些条条框框,如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等等,而对其中复杂的内涵缺乏深入的思考,但却自以为都学了哲学知道哲学为何物了。这种学哲学的态度不利于我们去理解世界,更不利于我们把这种理解传授给学生。什么叫从复杂的角度看呢?那就是不能有直线性思维,机械性思维,多一点反思、追问、开放。一条河流,越是到源头,其河道越是复杂,以至于我们很难辨别究竟那一条河道才是河流的源头,生活、事物、历史社会也都是如此,绝不是一句话一个公式就概括了。那种只想走捷径找几个公式的思维和态度是绝对要不得的。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树立“大道至简”的概念。这个表面上与第一个方面是矛盾的,其实是不矛盾的。要看从什么角度去理解。哲学所探求的道理都不是什么复杂的所谓超凡脱俗的问题。它所要问的问题来自于我们的生活,所给予的解答也都是人人都能明白的。近代以来,我们看到一些哲学非常晦涩,如德国康德、黑格尔的哲学,马克思的哲学也不好读,但其实他们的晦涩也是无奈为之,近代科学近代哲学兴起之后,把术语弄复杂了,他们不得不顺着这个复杂的思路考虑下去,故而显得复杂,而其实他们的问题都是我们非常容易能够理解的,追问的就是我们生活中的常识问题。我们通常都知道,很多哲学问题都是从儿童嘴里问出来的。古希腊哲学,如亚里士多德哲学,其实就是用日常用语写作的,非常通俗,只不过我们大部分人不懂得古希腊语,就觉得其很复杂。孔子两千年谈论深刻道理的《论语》,到今天读来还不是朗朗上口吗?大部分人一点也不会觉得其语言很复杂,但是,越品味道却越深。这就是大道至简的道理,共产党员学哲学用哲学应该有这样一个基本态度,就是既要有一个反思的心态,开放的心态,不要简单化公式化,也要有大道至简的观念,要看到生活中无处不是哲学,而哲学的答案也无处不体现在日常生活中。

第二,关于内容的选择。我觉得一个最重要的方面和要求就是广泛。这是我个人的做法也是建议。共产党员当然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怎么来的呢?这个我们起码要知道。首先,它是从西方哲学来的。我们以前说,不懂黑格尔,也就不懂马克思,这个话其实是很有道理的。现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把西方哲学都抛得个一干二净,却美其名曰,马克思主义哲学超越以往一切哲学,这其实是不诚实的表现。马克思主义哲学中那些术语都是西方哲学中来的,怎么抛弃呢?不理解这些术语的哲学背景,怎么能够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涵。其次,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中经历了一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很多情况下,我们会把这个中国化的过程解释成: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什么是中国的实际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中强调三个三十年,但同时也强调这背后还有150年以来的中国,500年以来的世界,以及5000年来的中国文明。这些都是中国的实际。我们现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其实带有浓厚的中国传统哲学的味道。如毛泽东写《实践论》,其副标题就是关于“知行问题”,这是典型的中国哲学问题。如果我们不了解一点中国哲学的背景,对这样的思想是很难把握的。所以,我觉的,在学习哲学的过程中,应该中国哲学、西方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兼顾。在我们今天讲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时代,学习中国哲学原典尤其重要。过去的中国人特别重视读经史,举凡政治生活安排其智慧都是从历史中去寻找,马克思主义也特别重视历史,我们应该将这两个传统沟通起来。我们今天的中国人在传统文化这一块可能基础要薄弱一些。传统文化以前都把它当做封建文化给抛弃了,现在应该拾起来。传统文化有两个大的组成部分,一个是经,一个史,两个方面都得学,一个让我们知道做事的原则,一个让我们知道如何适应具体的事情。只读经不读史,就会陷入僵化;只读史,不读经的话,就会把历史看成一片黑暗,勾心斗争,不利于我们理解现实。

第三,结合实际来学。这是学习的方法。这个实际是什么意思呢?不是说,我们一定要能够用哲学指导生活之类的,如赚钱的要用来指导赚钱,谈恋爱的要用来指导谈恋爱之类。哲学本来是用来改变生活态度的,如果不是用来改变生活态度,那么腐败分子还是腐败分子,甚至要用哲学来指导如何逢凶化吉,升官发财之类,那么哲学也就失去其意义了。这个实际主要是指历史大势、人生事物意义之类。要善观历史大势,善观周围身边的事物。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要有战略思维、历史思维。古人说:切问近思,博学笃志。其中切问近思说的就是从自己身边的事物开始思考,不要求之于外。讲到学哲学,很多人会把学哲学和调查研究相对立起来,仿佛学哲学就是躲在书斋中,而调查研究才是走出去面对事物。康德有一句话说的好:感性没有理性就是盲目的,理性没有感性就是空无的。两者相得益彰,才不失“学哲学,用哲学”之本意。

第四,就是要抓住哲学的主要问题来学习。这个主要问题就是一和多的关系问题。恩格斯说哲学的根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这个概括是站在近代西方哲学的发展实际来表达的,其实这背后还有更深的问题,那就是一和多的关系问题。从哲学上说,这也就是本体问题、本原问题或者说道体问题,哲学就是要把握道体。这看上去很抽象,其实一点也不复杂,在生活中无处不在。修养身心,就是要做到心为一身之主,如何做到,很不容易。做事情,也一样,协调一致,井然有序,不容易。党的领导,要统领一切,也是一和多。今天,我们说国家治理,也是处理一和多的关系问题,中央和地方,民主和集中,背后都是一和多。我们看今天这个世界的发展,有那多么多文化传统,如何做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真是不容易。美国人挥舞着人权指挥棒,把世界上的国家分为民主和专制,搞乱中东,压制中俄,如果要懂得一点一和多的辩证法,可能就不是今天这样的局面。建议大家有时间把中国的《易经》与《中庸》拿来时常品读一番,与毛泽东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对着读,对我们把握哲学的根本精神,理解西方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哲学肯定有很大好处。

 

以上就是我从“学哲学,用哲学”的角度来看“做合格党员”所谈的一点浅见,不当之处,还请各位同志批评指正,谢谢。